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解读 > 正文
我国“政府+”的养老人才培养模式分析
作者:烟台市老龄产业协会秘书处2017-07-10

我国“政府+”的养老人才培养模式分析

在养老产业市场一片繁华景象的同时,“人才”问题却一直困扰着产业从业者,队伍搭建、招聘录用、教育培养、职业保障、福利待遇、社会地位等,均成为影响我国养老服务质量的最终及致命环节,养老从业企业所面临的所有问题,在战略版图、业务版图、组织版图确定后,到最后都会在人才版图上“束手无策”。本文试图对我国养老人才培养体系进行系统梳理,分析现有的6种养老人才培养模式,为从业者提供对于产业未来人才培养建设方向的判断与建议。

一、政府主办:主抓资格认证与养老人才培训班(委托校企服务)

目前,以民政部门、人社部门及中国社会福利协会等部门主持开办的养老服务人才培训班,成为我国目前养老护理员的主要培训渠道,政府主抓资格认证与培训教育,逐步建立起“四级国家职业标准-职业技能培训-职业技能培训鉴定站”链条式养老人才培养与职业认证体系。

1、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标准与技能培训鉴定

我国的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标准共分为初级(国家职业资格五级)、中级(国家职业资格四级)、高级(国家职业资格三级)和技师(国家职业资格二级)四个级别。截止2015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养老护理员鉴定站32家,养老护理员培训基地59家,共举办118期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鉴定, 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福建、山东、河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西藏、青海、宁夏、新疆)的9479名养老护理员参加鉴定考试, 7557人鉴定合格(其中技师17人,高级179人,中级1992人,初级5369人) 。

2、以民政、人社及社会福利协会为主导的官方培训主体

目前我国政府层面涉及养老人才培训的部门包括民政、人社、卫计、商务及社会福利协会等,其中主要以民政、人社和社会福利协会为主,培训对象包括管理人员、护理人员、职业技师、社工、专业照护、健康管理师、营养师、康复辅助器具师、居家照护员、院长等不同从业群体。具体执行中,政府一方面通过民政部培训中心、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等自有机构进行培训,一方面通过政府购买支付等形式与机构类实训基地合作进行人才培训。

二、政府+院校:构建全国性试点学校及示范专业

1、通过试点学校与示范专业设置逐步完善养老人才学历教育

2016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 民政部办公厅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公布首批全国职业院校养老服务类示范专业点名单的通知》(教职成厅函[2016]31号)颁布,共公示了首批全国65所职业院校9大养老服务类示范专业点。从职业院校数量分布来看,广东最多,江苏、辽宁次之,北京、黑龙江、浙江、河南、贵州与云南为第三梯队;从专业方向设计来看,护理类专业数量最多,其次为老年服务与管理类,康复治疗技术(老年康复)为第三梯队。

2、政校联合,开办各类型养老人才职业竞赛以及国际培训班项目

一方面,全国及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代表性城市,均将开展各类型养老人才职业竞赛作为构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的重要举措,通过竞赛评选,对接资质认证、政府奖励补贴以及社会名誉评级等,提升养老从业人员社会地位与认同感。另一方面,相关政府机构与院校合作开设国际培训班,组织相关海外留学等,如江苏省民政厅会同联合国老龄研究所和钟山职业技术学院合办的养老机构高级管理人员国际培训班,逐步丰富人才培训资源背景的同时,提升我国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的国际竞争实力与能力。

三、院校+企业:院校对接企业构建实训基地,企业对接院校订单式培育人才

从全国及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厦门等地方省市的养老服务人才相关政策内容上来看,各试点院校及专业,均需与企业或机构联合,开设养老人才实训点或实训基地。截至2015年3月,共有155所职业院校与608家养老机构、医院和企业等,共同建设了500个融教学、培训、职业鉴定和老年护理服务等为一体的养老服务实训基地。

我国养老人才相关政策内容普遍指向养老人才培养的“实用性”,多地政府以政策优惠、现金奖励等形式,鼓励企业对接院校,按需“订单式”培养人才,天津等区域,以及寸草春晖、泰康之家等企业,均通过“订单式”方式与院校合作定向培养养老从业人员。

四、社会组织+企业:充分调动政府协会、社会组织、慈善团体、志愿者团体力量

企业与社会组织联合开展人才共享与培养,一方面可以通过动员组织有爱心、愿为老年人服务的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为老服务,逐步建立起义工和专职人员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人员队伍,完善现有人才结构;另一方面,企业合作的志愿者活动能有效引导行业外的社会力量关注养老,这有助于全社会敬老文化的培养。同时,高素质志愿者的参与,可以弥补养老人才的不足。

我国养老相关志愿者的来源,主要包括如中华敬老助残志愿者协会等官方组织、由中老年群体组成的街道社区志愿者团体、学校相关志愿者团体及企业活动类志愿者等,针对设计“时间银行”和“互助养老”等创新养老方式,鼓励利用社会闲置人力资源用于养老服务。

五、政+企+校:京津冀试行三地联动,各自分工,校-企-政-研结合

2015年5月30日,京津冀养老专业人才培养产教协作会成立,校-企-政-研多方参与,实现京津冀职业院校、养老企业在养老人才、智力、技术、设备等方面的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其中,北京负责养老人才培养标准和相关政策制定的主导方,为养老服务业产教对接提供政策保障和智力支持;天津负责养老服务业产教对接的实践方,为养老人才培养模式的运行提供现实基础;河北省负责养老服务人力资源的供给方,为养老服务业的深化发展提供重要的人力支持。

六、企业主办:基于核心业务能力,进行养老从业人员的能力输出式培训服务

针对基层护理团队,多为政府对接专门院校(民政部培训中心-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开办,或链接机构实训基地,对养老护理人员进行上岗培训,也是我国目前最为主要的人才培训和输出对象。

针对中高层管理团队,我国目前尚未有专门的教育培训体系构建,属于市场较为空白的领域,多为美心优护、亲和源、和熹会等企业机构,基于自身业务及团队能力、时间经验,针对院长、护理长等机构中高层管理人员,甚至是养老从业企业的最高层企业家管理者设置的侧重机构运营管理的培训服务,属于商务培训的范畴。

来源:中健联盟产业研究中心